春吶首度移师高雄,人气和卡司遭批最老音乐祭将「走入历史」

浏览量123 点赞773 2020-07-15

作为全台湾最老牌,已经有25年历史的音乐祭「春天吶喊」今年首度从垦丁移师到高雄旗津沙滩举办,除了主办单位不同之外,也改变过去以各国乐团为主的节目,以较为知名的华语流行歌手为主,更罕见的是,高雄市长韩国瑜也「上台演出」,节目内容与现场人潮成为各界关注指标,引发许多关于人潮和品质都不如以往的讨论。

《自由时报》报导,今年的春天吶喊一连3天的活动从3日晚间登场,卡司阵容包括Hebe田馥甄,林宥嘉、本土饶舌团体玖壹壹等等,共有近百组歌手乐团演出,但人潮不如预期,前2天的人数和往年在垦丁举办是相比有些冷清,更和垦丁春天音乐季的全盛时期差很多。不过《中视》报导,随着田馥甄、魏如萱等知名乐手上场,有逾万人共襄盛举。

《公视》报导,春吶过去标榜独立音乐,不过今年增加主流音乐的演出比例,新的主办单位「无成娱乐」希望迎合都会区市场,事前预估涌入人潮会比在垦丁时多1倍,近1万人。

从春吶第1天开始,《自由时报》报导现场人潮稀少,听众差不多是「包场」状态,高雄市观光局长潘旭恆昨晚在脸书上贴出现场照片,意图反驳此说,遭到新北市深蹲协会的曾柏瑜将照片调亮后,指出人潮还是不多,依照她的经验差不多仅有1000人。

潘恆旭不服,稍晚又再次贴出光线较亮,且有满满人头的媒体照片,并在曾柏瑜的贴文下方留言「用照片说故事,难怪选不上」等话,曾柏瑜则指出,她只是将潘贴的照片调亮,并无伪造事实,而且新闻也报导现场摊贩生意惨淡,加上春吶历年都是举办给独立乐团的音乐祭,结果到高雄却变成「市府歌厅秀」,甚至是议员造势晚会,批评「岂止是变质,根本是崩坏至极」引发网友热议。

人潮到底多不多?

《中央社》报导,韩国瑜受访时表示「票卖得不错」,主办单位则回应,票售出约6000张,交通局还进行周边交通管制,高雄轮船公司也配合扩大疏运服务。

不过,鼓山轮渡站统计,搭乘渡轮人次没有明显大量增加;附近店家则说,假日旗津本来就有看夕阳、戏水、吃海鲜人潮,光顾的食客和以往假日时「差不多」。

连续4年参加春吶的民众黄福庆受访表示,旗津春吶的舞台规划太零散,人潮不如以往在屏东垦丁,且表演团体国内歌手居多,相较垦丁有国外乐团,更国际化。在资讯业服务的陈志鸿受访时则说,旗津春吶行销不足、客群定位不明,人气不如垦丁。

《TVBS》报导,活动前摊贩登记十分热门,38个帐棚格位都摆满,但是到了活动第2天傍晚为止,人潮虽然增加,似乎没有带动周边摊贩的生意。有个鸡排摊老闆娘说,一个上午才做几百元业绩,但3天租金要1万8000元,连成本都不够,至于之前在选举造势活动很热门的「香肠瀑布」,老闆连香肠也不敢挂出来,因为下午前才卖出4条,8800元的租金只能自己吸收。

曾任中山大学学生会长的邓宇佑则在脸书上指出,他研究后发现,春吶的新主办单位「无成娱乐」执行长陆保纲,年仅20多岁,并非音乐圈的人,进一步追查后发现,陆保纲的父亲是媒体集团「靖天传播」的创办人陆醒华,出身左营的军眷,和吴敦义关係良好,邓宇佑表示,春天吶喊这个老牌音乐祭也恐怕就此走入历史,这篇「起底文」遭到网友疯传。

「春天吶喊」为何走到今天这里?

综合《欣传媒》和《吹音乐》报导,春天吶喊是由美籍创办人Jimi与Wade在台湾工作成家的2个音乐人,自1995年开始举办,以独立乐团为主轴,参与者除了台湾乐团,还横跨日本、美国、英国、中国、马来西亚等地,参演的表演者超过9成都是主动报名。

因为坚持便宜的活动票价,乐团经常没拿演出费「义务相挺」,春吶也成为垦丁每年春天最知名的音乐祭,过去春吶常客包括四分卫、董事长、1976、Tizzy Bac乐团,还有杨乃文、陈绮贞、张悬等歌手都曾参与过。

随着春吶的知名度越来越高,后来也有「春浪」、「春宴」、「泡泡趴」等不同类型的音乐祭会同时在垦丁举办,形成「垦丁春天音乐季」,每年4月吸引大量人潮涌入垦丁。

但大量观光人潮也带来许多问题,包括交通壅塞、环境破坏等,加上几次在活动期间传出吸毒用药轰趴、性侵等负面新闻影响,虽然并非发生在春吶的活动中,但也造成形象冲击,近几年随着垦丁观光人潮骤减,全台各地的音乐祭如雨后春笋般冒出互相竞争,春吶近年来的参与人数和名声已不如过往。

虽不清楚转移主办单位的原因,不过今年原本的「春天吶喊」在脸书粉丝专页上宣布活动相关问题请找新的主办单位无成娱乐,过去一整年也几乎没有任何发文,似乎已停止运作,许多听众则在下方留言表示叹息,强调今年的卡司「一点也不像春天吶喊」,有曾参加过过去垦丁春吶的人则在脸书上表示,换成国民党后,一切过去所努力累积的、长期建立的,可以剎那崩解,但《自由时报》报导,也有网友认为,「春吶早就变质了」。

春吶+春浪嗨翻垦丁...但音乐人还能远离压力、贴近自然吗? 因「生态维护」找不到场地 垦丁春浪变台北音乐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