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J:习近平上台这5年 新闻自由倒退 箝制港澳 外媒

浏览量324 点赞646 2020-08-15
IFJ:习近平上台这5年  新闻自由倒退  箝制港澳  外媒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1日在记者会上与日本《产经新闻》记者,为了「驻华外国记者协会」(FCCC)早前发布的一份报告提到,「驻华记者工作环境恶化,记者活动受到干扰,并受到施压」看法大大不同,意外引发一番火药味十足的询答过程,也让外界得以具体而微地一窥中国官方对于媒体工作者的管控和强势姿态。

无独有偶,总部设于比利时布鲁塞尔、世界最大的国际性记者组织:「国际记者联盟(会)」(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Journalists,IFJ),也在近日公布世界各大洲各个国家2017年新闻自由年报,其中关于中国的部分,特别以《十年版:十年衰落》(“ TEN-YEAR EDITION:A DECADE OF DECLINE”)重磅呈现。

重要转折:习近平上台后

报告提到,国际记者联会(盟)的中国新闻自由项目追踪中国大陆、香港和澳门新闻自由至今已达十年。随着中国领导层加紧努力封锁讯息的权力和压制言论自由,以致由2008年北京奥运时,感受到的乐观状况变为今天的阴沉状态。重要的转变是2012年中共中央总书记及2013年中国国家主席的选举,习近平当选。

「习近平出任最高领导人五年间,就促致近三十项新法律的订立,对国家媒体和独立媒体施加压力,使之成为共产党的宣传工具,又用手段施压达致公开认罪」,报告说,这些策略自毛泽东领导人去世后从未见过。

侵犯新闻自由  北京最严重  审查和拘禁司空见惯

这份报告统计了2008至2017过去10年中国不同省、直辖市、自治区及特别行政区出现过侵犯新闻自由的个案数目,製成「侵犯新闻自由地图」。其中以北京379件最为严重、广东(76)、四川(47)及新疆(39)等地紧追在后,超过10件以上的有11个省市。

至于侵犯新闻自由的情况则包括审查(250)、拘捕/扣押/囚禁 (191)、限制令 (90)、滋扰/恐吓 (80)、袭击(79)、失业:终止、暂停及强迫辞职(23)、干预新闻自由(13)、强制失蹤/失蹤 (11)、违反科技(9)、电视迫供(6)、监视(3)、杀害(2)及意外死亡(1)。

2017年的侵犯情况仍有上升,排前五位的数据是:法律及司法个案(216%)、拘捕/扣押/囚禁(194%)、限制採访媒体(152%)、审查(124%)、封网(122%)。

如以2017年底在中国被拘留新闻工作者的最新人数来看则是:监禁(29)、囚禁中死亡( 1)、失蹤(1)、被扣押(9)、保释(6)、缓刑(2)、释放(15)、不清楚(12)。

无法自辩 「被认罪」锁定律师和NGO工作者

这份报告质疑,迄今为止,谈到法律的使用,模糊的法律定义容许了广泛的解释,而被指控的人又不获得适当的法律程序的待遇。报告举记者很多情况下,他们没有被通知确切的罪名,他们也没有机会在审判前,审查证据或给予适当的律师。在习主席的领导下,检察官们恢复了毛泽东时代的做法,甚至在被告人接受法庭审讯前,将被告人进行所谓的「认罪」电视广播。

报告举知名记者兼维权人士高瑜案为例,许多被指控违法行为的人很少或无机会通过法庭程序进行自辩。中国警方却有酌情权以空泛的指控如「散布谣言」、「扰乱社会秩序」及「寻衅滋事罪」将当事人行政拘押,这种做法大部份针对的是人权律师、非政府组织工作者。

传声筒都姓「党」

报告称,宣传和审查是大陆当局控制舆论的核心。共产党直接控制所有官方拥有的传媒机构包括《新华社》、《人民日报》及《中央电视台》,且支配报导的内容。2016年2月,习主席探访《中央电视台》时表示:「党和政府的媒体是宣传阵地,必须姓党」。

报告也批评了北京中宣部和各省宣传部发布「禁令」,禁止传媒对一些敏感话题进行报导,并指示传媒报导时採纳那一个新闻角度或「统一口径」。国际记者联会监察时,记录了每年有数百项这样的禁令,真正的总量相信较此数目为高,因为宣传部经常向媒体发出限报的禁令。当局寻常地要求相对独立的媒体转发官媒已审批的报导,甚至使用同一标题。

报告指出,中国国会即全国人大每年召开为期两週的会议,通过共产党已批的法律。自习近平于2013年当选为国家主席后,大会通过了三十多项法律,其中包括《国家安全法》(2015)、《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2016)、《网络安全法》(2016)、《国家情报法》(2017)和《国歌法》(2017)。根据这些和其他许多法律与规定,当局给予共产党与国家同等地位。挑战党或国家的人会被指控为「分裂主义」、「危害国家安全」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等罪名。

贪腐报导审查严格  政治禁忌已然自我审查

报告还提到,任何关于官员腐败的报导都被严格审查。2016年1月,国际调查记者联盟发布了中国领导人亲属利用离岸信託公司安排避税及相关后续报导,大陆媒体几乎没有报导,即使有报导,亦只集中报导全球腐败的调查报导,没有写下任何一名中国领导人的名字。同时,其他国际网站的报导亦被封锁。在涉及王立军、薄熙来、周永康、徐才厚、令计划等政治领导人的腐败丑闻,媒体在审判前发表了几乎相同的报导,但却没有透露讯息来源。

报告认为,对于某些话题,官方的审查是不必要的,因为记者早知那些是禁忌及自我审查。被禁的事件包括1989年天安门广场大屠杀、2014年香港民主雨伞运动、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入狱及2017年辞世。当公民记者利用社交媒体悼念刘晓波的逝世,当局却干预进行或阻止讯息交流。社交媒体中燃点蜡烛的图象已成为这些纪念日的象徵,因此,当局现已寻常地阻止网民使用蜡烛图象。

报告也提到,记者在事故现场採访经常受到警察及国保威吓,不过,有时也会受到公众骚扰。警察及国保习惯地用人阻止记者进入有新闻价值的现场採访,通常都是粗暴干预。警察通常会以报复家庭成员来威吓準被访者。在新闻事件发生的场地,官员会拦挡镜头、删除记忆卡的记录、没收工具如手机、相机及音响设备等。不过,他们亦知道要监视记者的行踪,及不由分说强迫记者往当区的派出所。一群身份不明的公民有时会支持警察的骚扰行为,有时甚至会亲自动手。执行私刑的这些人已普遍地被怀疑是当区的公僕。

天罗地网  法令众多

针对网络管控,报告提到,中国採取了一系列行政措施包括「防火墙」、政策手段和技术控制。行政措施阻止了中国境内的人接触境外的互联网网站,以及对发布不受欢迎讯息的国外网站发动大规模的网络攻击。

报告引述习近平的话「没有网络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也因此,他成立了中共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办公室(网信办),以确保「网络主权」,及由他主导的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聚焦网络世界中的经济、社会、政治和军事问题。2015年修订了《中国刑法》,加强惩处人透过互联网散播涉及灾害、传染病、公共安全事项。同年,中国互联网服务供应商被要对网站里发布的内容,承担法律责任。2017年,《网络安全法》规定使用加密程序或匿名发布讯息是违法行为。

民族主义大旗  斲伤港澳新闻自由

报告分析说,共产党通常把公民对国家的义务作为限制权利的藉口。这种对民族主义的呼吁,越来越频繁地在香港和澳门听到,任何讨论有关争取自决和「独立」的会被诠译为不忠诚甚至是叛国。

报告提到,香港政府根据《基本法》第23条规定,在2003年提出订立保护国家安全的法律。政府虽最终撤回法案,但支持立法的声音平稳地增加,他们且以「香港政府的责任」为口号。这些建议大部分来自中国大陆或香港亲大陆政府的资深政客。有分析人士认为,如果法例订立,反对内地政权的香港人可能会被控叛国。澳门则于2009年通过了国家安全法,使地方法院能够惩治叛国、分裂国家和颠覆国家等行为。

报告称,在香港,传媒业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困难。至少有100名代表本地和海外媒体工作者在2014年採访雨伞革命,及2016年採访旺角骚乱时被人袭击。数码化技术亦改变了媒体市场,为传统媒体带来财政压力。媒体僱主亦变得更易受到政治压力影响,许多资深新闻工作者失去工作。在澳门,政府继续向当地记者施加压力,选择性地以「安全」为由禁止香港和海外记者、政治家入境。

外国传媒悬在刀刃上

报告以「外国传媒悬在刀刃上」说明外国记者的处境,外国记者经常在困难和不可预测的环境中履行职责。这种环境是因为当局利用他们的权力扣留记者的工作签证,作为影响他们报导的武器。

报告并称,外国记者无法免于受到外来骚扰,他们在当地工作的助手较他们更加惨。 2014年,德国刊物《时代周刊》的记者Angela Koeckritz的助手张淼到香港跟进雨伞运动,张在互联网上载自己佩带具有民主运动标誌的黄色丝带的图片。她回到北京后,被拘留了8个月,而Koeckritz则被国家安全人员盘问并指控她是间谍身份。她于2015年离开中国。

报告总结说,过去十年的趋势清楚地表明,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在不懈地扩大掌控内地人的生活,同时亦扩大对港澳的控制。习近平主席重拾昔日毛泽东时代的手法如电视迫供。同时,他又利用现代科技的力量,监视中国公民,防止他们取得数码媒体赋予的解放及表达自由。